• 正在加載中...
  • 絕命鴛鴦”是個多義詞,全部含義如下:

    糾錯 | 編輯多義詞

    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

    《絕命鴛鴦》又名《凡人楊大頭》,是由靳德茂、張寧、吳紹雄聯合執導,吳京、季芹、陳俊生、張恒、蔡依蘊、陳志朋等主演的武俠劇。 該劇改編自古龍原著小說《大人物》,講述了大明憲宗成化十年,二十五歲,年少英俊意氣風發的秦歌,帶著青梅竹馬的密友鴛鴦副赴蘇州燈會節一游,此一游卻游出了秦歌的終身遺憾,不僅掀起了一場武林中的盟主大爭斗,更引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。

    編輯摘要

    基本信息 編輯信息模塊

    中文名: 絕命鴛鴦 制片人: 李柏濤、顧長寧
    別名: 凡人楊大頭 主要演員: 吳京、陳志朋、季芹、張恒、陳俊生、徐露
    導演: 靳德茂、張寧、吳紹雄 編劇: 王家珠
    類別: 武俠 古裝 全部集數: 30集
    每集長度: 45分鐘 首播時間: 2000年
    播出平臺: 愛奇藝 制片地點: 中國大陸、中國臺灣
    顏色: 彩色
    鼎汇彩票登录

    目錄

    劇情簡介/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編輯

    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

    秦歌深愛鴛鴦,鴛鴦家貧,被賣入酒館,幸館主好兒同情她,只讓她賣藝不賣身,秦歌作鏢師賺夠銀子,替鴛鴦贖身。并與她成婚,不料新婚之日,鴛鴦被神秘的“拜月教主”金東方抓至山頂祭祀月神。秦歌趕赴西山救鴛鴦,鴛鴦因不甘被辱,嚼舌自盡。秦歌則身中了二百多刀,被暗戀他的張好兒所救。此時秦歌的傳奇,傳便江湖,女人仰慕,男人則群起仿他的打扮。因秦歌長年圍一條紅巾,被當地人稱為“紅巾少俠”。其中最崇拜他的人為當今武林盟主,鎮遠侯田斌之獨生女---田思思,思思立誓要嫁給大人物---秦歌!而田斌于十七年前與兵部尚書-楊益清指腹為親。因楊益清之子楊繁下落不明,田家只好比武招親。祁盼思思覓一如意郎君。高僧心燈大師的徒弟楊繁比武勝出,楊繁武功高強,謙厚仁德,田父對這位準快婿滿意的很。可惜嬌縱刁蠻的思思認為楊繁并非什么有權有勢的大英雄,和自己毫不匹配,表示她決不嫁給他,楊繁也表示不會娶她,二人互相嫌棄。金東方原與柳風骨為師姐弟,二十多年前,與秦歌之父相戀,柳骨風十分忌妒,秦父因故還京,金被拋棄,柳骨風以為金會投入其懷抱,不料金因愛生恨,竟修練拜月神功,每月十六半夜,必殺一處女祭月,二十年后,金變成半男半女的陰陽人,武功高不可測,來至中原找秦父報仇,但秦父已死,她把怨氣轉向其子秦歌,但她不直接殺他,反殺他最心愛的女人,以此讓秦歌心碎,受盡心靈的折磨,故抓了鴛鴦。 好兒與東方,風骨原為舊識,當初她愛風骨,但風骨卻愛東方,東方眼中只有秦父,風骨氣憤之下,在好兒身上發泄,好兒明知,但愛風骨,一直忍受,直到遇到秦歌,見他對鴛鴦的癡情,大為感動,對秦歌生情,無奈秦歌只愛鴛鴦,寧為她而死。好兒救了秦歌,秦為報恩,答應在好兒的酒館當三年的護院。思思不懂事世,離家出走,沿路被騙,被搶,多次遭險,幾乎沒命,幸而為楊繁所救,她對楊繁漸生好感。 東方以為思思是秦歌的心上人,想故技重施,抓了思思祭月,楊繁與秦歌合作殺了東方,救出思思。柳骨風想當武林盟主,決心干掉田父,卻不自己出手,派手下岳環山設計陷害田斌為侵吞賑款,被捕下獄,楊繁及秦歌幫忙,終于抓到真兇岳環山,替田父洗刷冤情,令思思對楊繁心生好感。岳環山被暗器所殺后尸體卻失蹤了。 葛樹偷梁換柱,得一玉佩,使楊繁和秦歌想起了往事......柳風骨暗中毒死田父,卻栽贓楊繁,思思以為楊繁乃殺父仇人,恨之入骨,按理,楊繁為新武林盟主,但柳骨風不服,鼓動思思與楊繁爭奪盟主之位,思思一時不察,竟聽信柳骨風,受他控制。秦歌發現酒館來了一新的歌妓夏蝶,相貌與鴛鴦一模一樣,但性格冷漠,與鴛鴦不同。夏蝶自幼被九王爺收養,后受九王爺指示,假扮歌妓,每夜的邀請不斷,出入江南各富家豪門之中,暗中替九王爺收集情報,并為九王爺暗殺忠臣義士。 城中出現一乞丐,容貌被毀,瘋瘋癲癲,人人嫌棄,惟獨秦歌同情他,同時偶由乞丐口中聽見他說出其父所遺一皇上送的玉佩上的詩句,秦歌大為意外,以為乞丐知道一些父親遇害的內情,故特別照顧乞丐. 夏蝶逐漸被秦歌的為人及專情所感動,同時對自己自己所作所為產生懷疑,引九王爺不滿,竟令其師兄小猴暗中監視,夏蝶逐漸明白九王爺的陰險,狠毒,下定決心離開王府,投入秦歌懷抱,柳風骨利用思思,思思先對他言聽計從,但因沖動的個性,仍不斷鬧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來,多次遇險都被揚繁所救,但她仍認為楊繁是壞人,丫頭田心及葛樹一再的替楊繁說話,反被她罵。 最后,思思終于發現柳風骨的真面目,但無力殺他,反而被風骨所囚禁,命在旦夕 最后還是靠楊繁救了她。楊繁與秦歌聯手消滅了柳風骨。一日,九王爺府出現了一位啞巴道姑原來此人是杏兒 當年逃出九王爺的手掌,逃至道觀,埋姓埋名多年,終讓人找到。杏兒由夏蝶身上所帶了的香囊,認出乃其女,母女相認 揭穿當年一段秘密,同時認出乞丐就是真皇上,由她的幫助,皇上逐漸恢復記憶,并道出了玉佩及金鎖之謎,此時,岳環山也因練成的陰邪無比的天蠶神功而再次神奇的復活了,岳環山挾持九王爺前去尋寶,終于死在寶庫中,在心燈等人的幫助下,真皇上重回王位。有情人也終成眷屬。皇上頒旨,封楊繁為鎮遠侯,夏蝶為長樂公主,至于葛樹,皇上賜他"大人物食坊"御匾一個,賀他即日成為"神廚"!眾人同賀三對新人及"大人物食坊"開幕!

    分集劇情/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編輯

    第1集

      大明肅宗成化十年,25歲意氣風發的秦歌帶著青梅竹馬的鴛鴦赴蘇州燈會節一游。再過數日就是他們的婚期,蘇州虎丘這一游,卻游出了秦歌的終身遺憾。也引出了一連串的糾紛。20年前秦歌之父——秦夢龍,拋棄了金東方。金東方后來練成了日月神功,成為拜月教主,重回中原,掀起了一場武林中的盟主大爭斗,引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。金東方與其手下,每到月圓之夜,必捉一童女到西山頂放血祭月。秦歌與鴛鴦在洞房之夜,兩人正在情濃時,鴛鴦卻被金東方捉去到西山頂祭神……

    第2集

      田思思聰慧可人,琴棋書畫劍樣樣精通,尤其是得到田夫人天下第一名劍——“冷泉黑月劍”的真傳。此劍舞動間如彤云蓋頂,削鐵如泥。田思思已經17歲,長得亭亭玉立,嬌艷迷人,江湖中名士欲攀親者眾多。田斌于17年前與兵部尚書——楊益濤指腹為親,揚希望兒子楊凡與田家小姐共結良緣,成為夫妻,但后來田與揚失去聯絡,楊凡也下落不明,田家只好比武招親,盼思思覓一如意郎君。擂臺會中,少林高僧心燈大師帶著徒兒楊凡最后勝出,楊凡雖然相貌平庸,但是武功高強,在心燈的教誨下,謙厚仁德,田父對這位準快婿滿意得很。秦歌趕赴西山救鴛鴦,鴛鴦因不甘被辱,嚼舌自盡,秦歌痛不欲生。秦歌出身武林世家,非但劍法一流,而且生性疾惡如仇,故三上西山頂,挑戰四虎,因身中五百七十多刀,自頭以下,傷痕累累,長年圍一條紅巾,當地人都視他為崇拜偶像,尊稱他為“紅巾俠少”。其中最崇拜他的人為當今武林盟主鎮遠侯田斌的獨生女兒田思思,思思立誓要嫁給大人物——秦歌……

    第3集

      思思冒險上西山,差點連小命也丟了,幸好楊凡出手救了她。思思不但沒有答謝救命恩人,反而大發雷霆,認為楊凡占了她的便宜,把她名節毀了。眾人都替楊凡說好話,田父強迫思思一定嫁給楊凡,并要思思加強品德及武功訓練。金東方到群芳館欲殺秦歌,好兒向她求情,要她放秦歌一馬,但金東方不買賬。昆侖派掌門人柳風骨和崆峒派掌門人岳環山去拜會田斌,要他召開武林大會,共商殲滅拜月教主之計。秦歌沖進鴛鴦房中,發現了供奉鴛鴦的靈位,痛不欲生。秦歌不解,他與金東方有何仇怨,為什么金東方要殺他的新婚妻子?秦歌再上西山頂,欲撞石自盡,被楊凡痛罵他懦弱,秦歌認為自己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實在沒有臉活下去。暢繁勸他,既然有死的勇氣,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,想辦法為鴛鴦報仇呢?秦歌認為拜月教主的武功太高,想要復仇猶如作夢。張好兒要求秦歌做護院,因為岳環山常到群勞館鬧事。秦歌為報答張好兒,勉強答應…

    第4集

      岳環山的手下,又到群芳館前鬧事,秦歌出面阻止。兩人在賭場內,用輕功決戰,誰贏了誰可得到群芳館。楊凡、田思思、田心與葛樹到賭場為秦歌打氣。思思第一次見到秦歌,被秦歌的帥氣傾倒,楊凡心里不是滋味。結果,岳環山敗了,秦歌可保住群芳館,但從此二人結下仇。田斌認為拜月教主在月圓之夜必殺一童女之事,已嚴重影響了老百姓的安危,所以特意召開武林大會,包括昆侖派、峨嵋派、少林寺、武當及崆峒各派掌門人,商量除魔平妖之事。柳風骨與岳環山知道此事都蠢蠢欲動,因為二人都希望能有朝一日,成為武林盟主。三年后成化十三年,楊凡的拳法練得更是青出于藍,令心燈快慰。江湖中傳說。金東方又重現,肆虐殺人。杭州府也拿她沒辦法。秦歌迷倒不少人,思思托楊替她作媒。揚繁真的去找秦歌,并用武力迫秦歌就范,要他娶思思為妻。因秦歌拒絕,兩人大打出手。激戰之際,金東方突然出現……

    第5集

      心燈大師、楊凡、秦歌等合力與金東方對打,金東方不敵,最后一代魔頭在仟悔中死去。秦歌在西山頂練劍,想起了鴛鴦,不勝悲傷,楊凡勸他應化個人的小情小愛為對萬物的大情大愛。突然兩人聽到樹林中有人慘叫救命,兩人趕至林中,發現那人已死,發現有一個破珠寶箱,箱內有一玉佩,刻了李白”將進酒”的詞句在上面。此時有一群蒙面人圍攻,原來他們是這批財物的主人,楊凡見有尸體要去報官。柳風骨在岳環山書房等環山,岳環山告他“珠寶商”吳富山已死,珠寶箱已被撬開,楊凡殺了吳富山,取走了玉佩。岳懷山懷疑楊凡不是楊益濤的兒子。心燈大師仔細看玉佩,果然是皇上賜給楊益濤和秦夢龍兩人其中一個的,只要查到死者吳富山是從誰的手中取到玉佩,就可知誰殺害了楊凡的父親。葛樹又在質問楊凡是否要娶思思,楊凡否定,葛樹認為師父如不娶思思,他就要管定思思迷戀秦歌之事了。群芳館來了個頂替鴛鴦的姑娘,名字叫夏蝶……

    第6集

      這個夏蝶與鴛鴦長得一模一樣。秦歌認錯她為鴛鴦,此時思思到來表示要嫁給秦歌,秦歌莫名其妙,他只是群芳館內的一個護院,怎配得上鎮遠侯的女兒田思思呢?思思不理,硬要送衣服、房子給秦歌。秦歌說不會要她,他心中只有一個人就是鴛鴦。思思痛恨,抽了秦歌一個耳光,怒沖沖地走了。田父知道思思去妓院向秦歌求婚,氣得火冒三千丈,他強迫思思和楊凡及早成親。柳風骨教唆岳環山說,若娶田思思為妻的話,可以在武林中得到提升。楊凡躲在破廟,想著如何查取玉佩之人,現在已有一塊玉佩在他手上,秦伯伯的那一塊必定在兇手手里。岳環山附上了一張生辰八字的紅帖,要和思思對八字。思思大怒,沖出去撕了紅帖,并罵岳環山是瘋子,要他滾出田家。楊凡與秦歌商量如何找到另一個玉佩,他們在銀樓放出風聲,假裝買家,以高價收購玉佩,順著這個線索查下去,總會真相大白的。二人在討論此事時,玉兒在旁偷聽,并將此事向柳風骨報告……

    第7集

      秦歌告訴楊凡寶樣銀樓內有玉佩的貨,但兩人趕到時,羅老板已被砍殺了十刀,店里也翻得亂七八糟,兩人欲追查時又遇到阻力,秦歌想為何兩位銀樓老板兩次都因玉佩而死?說明有人存心不讓他們追查下去,看來證明秦父之死絕不簡單。岳環山質問楊凡,為何破壞他和思思的好事,楊凡不解。岳說田家已收了他的聘禮,思思氣極,表示絕沒有收到聘金,岳則表示絕不退婚。思思對岳環山的糾纏,不勝其煩,故想到離家出走。田心對思思有此念頭大吃一驚。玉兒灌醉葛樹,葛樹以為她是思思,搶著與她親熱……

    第8集

      葛樹酒醒之后,發覺自己躺在玉兒床上,嚇了一跳。玉兒將計就計,表示存了一筆錢打算找可靠的男人,幫她做生意。她要葛樹到田家臥底,研究一下鎮遠侯為什么那么有錢。田思思果然離家出走,被岳環山的手下知道,岳傳令追查思思行蹤。思思在途中見一老漢被兩名強盜迫殺,于是拔刀相助,救了這個名叫洪二的老漢,洪讓思思和田心回家中歇歇腳,思思欣然答應。思思到了洪府,發現府內很氣派,她先泡了個熱水浴,思思一面享受泡浴,一面喝點小酒。田心勸她趕快起來,思思欲起來,但四肢無力,田心發現酒中有蒙汗藥時,為時已晚,有一蒙面人在田心身后,點了田心穴道,田心昏倒地上。蒙面人露出邪惡狂笑,田心醒后,發現她被一群衣衫破爛的女人所包圍,田心尖叫,閉目等死……

    第9集

      葛樹與楊凡到一小鎮,發現有思思的花粉香味,兩人到—茶樓內,發現洪二的手下甲、乙正好商談闊論女扮男裝的思思和田心。葛樹混進牢中,救出田心,田心思思被迫成親,求楊凡去救思恩。山莊大廳內,岳環山果然和思思結婚。思思求岳環山解開她的穴道。兩人正在交拜天地,楊凡突然沖出來與岳環山對打,思思也追出來與楊凡一齊打岳環山,糾纏中思思跌入山谷內,楊凡為救思思也跌入山谷內。葛樹把田心送回田家。田父決定去洪二爺的鎮上,找出誰是挾持田思思的人……

    第10集

      田父和心燈一起去找楊凡和思思。葛樹、田心伴著田母到廟里求神保佑,田母求了一支簽,簽文說思思遇到貴人。楊凡和思思絕處逢生,兩人躲在山洞中,楊凡傷重,已經昏迷,思思擔心不已。楊凡與思思在困難中相互珍惜、交心。楊凡要思思自己逃出去,嫁給秦歌。思思表示只有楊凡對她最真最好,她只會嫁給楊凡。思思此時方知道楊凡一直愛自己,只是自己太刁蠻任性,遂答應楊凡以后不再任性了。兩人共浴愛河,共哼“大頭歌”,楊凡說他因為年少時頭大,所以叫楊大頭,而旦又愛問問題,所以惹人煩,連心燈大師也叫他“煩人楊大頭”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心燈和田父終于在山洞的煙中找到思思,也救了楊凡回田府。楊凡、思思回家,大伙都高興得很,田父宣布要擇個黃道吉日替思思與楊凡完成終身大事。二人忸怩作態,葛樹見楊凡思思成雙成對,不免有失落感……  岳環山偷了賑災善款及銀票,獻給柳風骨,剛巧被葛樹偷看到。岳環山及柳風骨頻頻勸酒,葛樹酒后說出田家擁有皇上賜的金鎖。田家張燈結彩,賓客云集,思思與楊凡的婚禮正在舉行,突然方捕頭帶了幾名衙役進入大廳,聲稱要捉拿欽命要犯田父!田父憤怒,說這根本是栽贓,有何證據證明他侵吞賑災善款。方說若不能逮捕人犯歸案,他就不打算走出田府去。方捕頭勸田父跟他回衙門,如田父自信清白,知府大人在調查清楚之后,自然會還你一個公道。思思眼看著父親與方捕頭離去……

    第11集

      秦歌剛從關外回來,聽到此消息,趕來安慰楊凡,秦歌懷疑是不是錢知府記恨田斌而陷害他呢?秦歌買了些衣料送給夏蝶,以示好感。秦歌希望想出辦法助思思父親。田母帶著思思、葛樹、楊凡到衙門拜會知府,并打聽田父在牢內的情況,豈料受到衙差的白眼,葛樹與衙差發生沖突。知府老謀深算,知道他們是來求饒的,希望他能釋放鎮遠侯,知府解釋他與田斌無冤無仇,只要田斌能墊上三十萬兩銀子就不會招惹是非,楊凡表示他先父有一筆家產,托管在心燈大師處,可代田父墊付三十萬兩銀子,錢知府又說應為五十萬兩,其中二十萬兩是罰金。楊凡一口答應,但要保證田斌在牢里的安全。思思說有一重要任務要交給葛樹,葛樹大喜,表示為思思愿赴湯蹈火。思思要他入牢內陪田父,葛樹大為意外。葛樹被關在和田父同一牢房內,葛樹問田父有什么可以為他效勞的,田父希望葛樹可以找到誰是告發他的人……

    第12集

      葛樹正要告訴他的時候,方捕頭突然趕到,說要移田斌到斗室中居住,斗室是衙門中的貴賓室。葛樹把一個小石頭塞給田父,田父不明所指是誰。蝶向干爹九王爺報告,她把秦歌騙到關外,徹底搜過他的住處,卻沒有找到九王爺要的東西。楊凡和思思又到牢房看田斌,田父說葛樹給了他一個石頭,他不明所指。楊凡說他會去問葛樹。思思說最好找田心去探葛樹的監。環山故意找人偷夏蝶的錢包,并上演一幕英雄救美人的戲,以取得夏蝶的好感。田心到牢房見到葛樹,葛樹告知誣告田父之人是“岳環山”,楊決定去找岳環山理論,思思認為楊凡太冒險,因為楊凡不是武林同盟的人,岳環山不見得會見楊凡!思思認為自己出馬就可以了,于是摸黑到岳環山家找,但想不到已有一黑衣人比她先到一步,二人還格斗了一番,思思被打傷……

    第13集

      柳風骨問岳環山記錄災款流向的賬冊呢?岳說鎖在他的保險箱內,柳表示非要親眼看到才放心。岳環山用鑰匙打開保險箱,發現保險箱內竟空無一物,二人大驚!柳風骨質問他曾有何人入過這隱秘的地方,岳回憶起有一晚喝醉酒帶夏蝶入過密室。岳環山沖出群芳館找夏蝶,好兒說她不在。岳環山要搜她的房間,秦歌阻擋,與岳環山發生沖突,兩人打了起來。夏蝶將他來的賬冊交給九王爺,九王爺看后發現災銀的流向都記得清楚。田斌并沒有動手腳,表示鎮遠侯是清白的,岳環山是故意陷害田斌的。夏蝶怕岳環山對她生懷疑,九王爺指示把岳環山干掉。楊凡告訴秦歌,“將進酒”的玉佩有兩個,上聯的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”在楊凡的手上,至于下聯:“君不見高堂明鏡悲自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”,從岳環山手上輾轉到了錢知府手上,他們的殺父仇人就是——岳環山

    第14集

      岳環山去牢房暗殺田父,田父早有準備。岳事敗,回家向妻子交待要出遠門,走個一年半載,任何人來找他,都不能透露他的行綜。楊凡、秦歌兩人去找柳風骨,卻發現柳風骨和岳環山有不尋常的交情,遂懷疑柳和岳是一伙的,他們要陷害鎮遠侯。果然岳環山告訴柳風骨他要逃走避風頭。楊凡跟蹤岳環山,岳問楊凡跟蹤他是否要一包災銀,楊凡要他把災銀還給知府,以還鎮遠侯的清白。岳環山說他已把田斌殺了。楊凡大怒,與岳環山大打出手。此時,秦歌趕到,岳環山質問秦歌與他無冤無仇,干嗎來湊熱鬧。秦歌說岳環山是他殺父仇人,岳環山不解,秦歌亮出了皇上御賜的玉佩。秦歌說他就是秦將軍的兒子。楊凡和秦歌父親都是被岳環山害死的,所以他們要一起報仇。岳環山說他只是代罪羔羊,殺他們父親的另有其人……

    第15集

      楊、秦二人迫他說出是誰?突然一只飛鏢射出,射中岳環山,岳倒斃在血泊之中。楊、秦二人充滿疑惑。楊凡與葛樹捧著三十萬兩銀子送給知府大人點收,知府宣布田斌無罪釋放。眾人歡迎田父回家,田父認為楊凡是福星,希望楊凡馬上與思思完婚,并繼承武林盟主的大位。夏蝶向九王爺報告找不到岳環山的尸首。九王爺要夏盡快找那對“將進酒”的玉佩和金鎖。田母對田父表示,把思思與楊凡的婚事辦完,也替田心和葛樹完成終身大事。田父認為葛樹雖不如楊凡,但在他生病期間,對田家幫助很多,把田心許配繪葛樹也算是投桃報李。田父的病,反反復復,眾人皆想不出是什么原因,又常常失控狂笑,令大家不知所措。某大夫把脈后,覺得田斌明明是個無法走動的老人,但脈象如血氣方剛的少年,令人費解……

    第16集

      柳風骨提出他懷疑田盟主可能在牢中得了一種由動物傳染的病,影響了他的中樞系統,柳風骨喂他吃一種藥丸,田父奇跡般地清醒,但沒有多久田父又口吐白沫,臉部肌肉也扭曲,呈現出十分痛苦之狀。柳風骨替田斌治病,田父也的確有起色,思思求柳風骨干脆搬到田家住一陣子,柳風骨欣然答應,只有楊凡覺得柳風骨的動機不尋常。柳風骨不惜討好思思及田母,陪思思逛街,又買禮物給田母,楊凡知道極不高興,思思反而笑楊凡因為妒忌柳風骨治好她爹的病而不高興。田心勸思思不要再和楊凡斗氣,葛樹要田心勸思思別中了柳風骨的詭計。田父拉著楊凡要他答應照田思思一輩子,并表示想把盟主之位傳給他,此事被柳風骨知道,柳風骨決定要加快對田父施毒手。柳風骨偷偷打開田家保險箱,見到一個金鎖及一卷羊皮紙,卻被突然進入的田父發覺,柳迫田父把盟主任命書改為他的名字,他才肯把解藥給田父吃。田父不從,柳風骨把—顆“化骨奪魂丸”迫田父吞下,此時,夏蝶在門外偷聽,并拾起掉在地上的羊皮紙……

    第17集

      田母欲把柳風骨趕走,思思激動,不明白母親為何有此舉動。楊凡取得解藥,要喂田父吃解藥,柳風骨帶著思思沖入,打掉楊凡的解藥,誣陷楊凡要下毒,并要殺人滅口,叫思思去報官。田父虛弱,抽搐,嘴已講不出話,他手指著柳風骨,柳問他有什么事要交待,田父已說不出話來。柳暗中輸入臭氣,想震斷田父的經脈,田父吐血不止,揚繁以手按田父胸口,思思以為楊凡要施毒手。思思已急瘋了,田父吐血不止,最后休克而死。思思大罵楊凡是殺人兇手……

    第18集

      九王爺知道金鎖落在柳風骨手上,大怒,并限夏蝶在十天內要把金鎖偷回來,此時九王爺又命手下小猴(侯月秋飾)盯緊夏蝶。楊凡為表清白,表示要去找大內御醫。田母、思思、方捕頭在楊凡帶領下來到御醫住的木屋,但御醫卻倒在血泊之中死去,而殺御醫的兇手也七孔流血而死。這時,有一蒙面黑衣人出現,質問楊凡為何殺人滅口!至此,思思對楊凡誤會更深。夏蝶到田府見到柳風骨取到金鎖,柳風骨向思思表示要離開田府,以免被外人說閑話。思思大哭,覺得死去父親,風骨又要離開,頓失依靠。柳風骨說田父生前認為楊凡野心太大,不足以做武林盟主,所以楊凡一氣之下,毒殺田父。小猴去群勞館挾持夏蝶,并譏笑她已不是三年前的冰蝴蝶,面是春情蕩漾的流蝶。小猴用秦歌的紅巾拭嘴,并告訴夏蝶是搶來的,夏蝶納悶兒,并懷疑秦歌遇到了什么麻煩。故趕去找楊凡……

    第19集

      在墓地,田母與思思傷心欲絕,田父蓋棺之際,思思沖上前大哭。此時,楊凡才匆匆趕到,思思大罵楊累害死田父,楊凡正要解釋,思思卻虛脫昏倒,柳風骨抱起了思思,眾人亂成一團。思思在家養病,楊凡去探病,思思拒絕見他,楊凡無奈,不明白思思為什么那么恨他,葛樹說是思思受了風骨的挑唆。思思病愈后,接受柳風骨的邀請去柳家做客,兩人相談甚歡,思思表示希望柳支持她當武林盟主。思思回家后,向田母表示她要當武林盟主,田母大吃一驚。田母說田父生前希望推舉楊凡為接班人,思思說她有柳風骨的支持,柳會說服各門派的人支持她,并要田母保舉她為盟主。田母與楊凡商量,田母怕思思陷太深會受到傷害,楊凡則建議按兵不動,靜觀其變。此時飯館內又鬧黃大仙,廚房做好的八寶鴨全被偷走了。楊凡走入廚房內抓偷鴨的人,此人擲出一物,竟然是一個玉佩,楊凡認出這玉佩是秦歌的,遂要求田母回家煮些好萊,誘黃大仙出來……

    第20集

      楊凡用田母的好萊引誘黃大仙,方捕頭將菜籃底挖了個洞,洞中藏著一包砂,兩人跟蹤路上的砂來到破廟,見到一個臟兮兮的乞丐,一邊喝酒,一邊在念李白的詩。果然,秦歌躺在拂像后昏迷不醒,一動也不能動,楊凡急忙用氣功為秦歌療傷,楊凡元氣大傷,昏了過去。思思勤練功,身上老是青一塊,紫一塊,田母不忍,勸她不要再練功了,恩思認為要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,如果沒有扎實的功夫底于,還能當什么盟主,田母很高興,思思終于長大成熟了。酒仙見到夏蝶,誤以為是杏兒,與夏蝶糾纏。此時葛樹跑出來告訴夏蝶,酒仙是秦歌的救命恩人。葛樹帶夏蝶找到秦歌,方捕頭告訴夏蝶,要不是心燈大師、楊凡和酒仙,秦歌早就沒命了,夏蝶感激不已。楊凡雖然給秦歌吃了達摩丸,但秦歌仍昏迷不醒,夏蝶擔心落淚。秦歌終于蘇醒,夏蝶非常高興。楊凡故意譏笑思思亂發脾氣,怎能當盟主呢?而且,田伯父生前曾推薦他當武林盟主,思思斥他做夢。兩人擊掌為盟:武林大會上,兩人比高下,勝者為盟主……

    第21集

      玉兒演奏古箏,客人噓聲四起,玉兒走入夏蝶房,竟然發現屋內有一神秘人一閃而逝,玉兒懷疑夏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九王爺知道夏蝶陪秦歌療傷,大怒,罵夏蝶是個叛徒,和秦歌雙宿雙棲。九王爺提醒夏蝶做這份工作,要絕對冷靜,不可動情,他要夏蝶接近秦歌,是要她了解玉佩的秘密,在未弄清秘密之前,他不會殺秦歌。九王爺進一步告誠夏蝶,如果她要秦歌活著,就千萬別靠近他。夏蝶很矛盾。夏蝶到柳家書房內尋找金鎖,找到一個珠寶盒,被柳風骨發現,兩人打了起來,夏蝶落敗,柳發毒鏢,危急之際,楊凡救了夏蝶,自己卻中了毒鏢,不支倒地……

    第22集

      楊凡蘇醒后,對夏蝶能救他覺得奇怪。夏蝶說是京城名醫給她的解藥,楊凡說這解藥是宮內御醫才有的化骨散,因為此藥味道特殊,他一聞就知道了。酒仙纏著葛樹,鬧著要找夏蝶,葛樹帶酒仙找到夏蝶,竟然發現夏蝶正抱著上半身赤裸的楊凡,嘴在其胸部吸吮,葛樹及酒仙誤會兩人在親熱……

    第23集

      思思到方捕頭家找楊凡,楊凡不在。思思說要弄清楚父親是否被楊凡所殺,方捕頭說不可能,因為楊凡在喂田父喝藥之前,藥就被柳掌門打翻了,田父根本沒有喝到楊凡的藥,田父之死,與楊凡無關。這時,葛樹沖入,說親眼見到楊凡和夏蝶抱在一起親熱呢!思思一聽氣上心頭,令葛樹帶她去找楊凡。思思見到場繁和夏蝶,不由分說,對楊凡開罵,說他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居然毫不避諱,與夏蝶摟摟抱抱,思思罵兩人無恥、下流。秦歌聽罷,驚愕。夏蝶把偷來的委任書交給楊凡,上面指定他繼任下屆盟主的位子。這樣只要在武林大會上,請武林人士見證,就可名正言順地繼承盟主之位了。楊凡聲明他不要當盟主,夏蝶不解。秦歌不問原因,沖去找楊凡算賬,秦歌質問楊凡為何勾引夏蝶。方捕頭解釋是因為楊凡受傷,秦歌才恍然大悟,錯怪了楊凡,夏蝶主動跑去找思思解釋。楊凡覺得夏蝶不簡單,她一個弱女子,如沒有功夫底子,怎能獨力把楊凡弄到竹屋?她給楊凡的解藥,是大內御用解藥,她怎會擁有這個解藥?夏蝶曾不小心說漏了一句話,說楊凡是她的救命恩人,楊凡是為了救蒙面人才中毒針的,所以夏蝶應該就是蒙面人……

    第24集

      方捕頭說寶樣銀樓那件命案,也有個蒙面黑衣人,這個黑衣人身上有股香味,和夏蝶姑娘身上的香味一樣,秦歌說難道夏蝶就是神秘蒙面人?九王爺知道夏蝶救了楊凡,大怒。命她在武林大會召開之前,要好好盯緊柳風骨,因為柳一定有陰謀。武林大會當日,眾人皆支持思思,只有楊凡反斥思思年紀輕,又無處世經驗,如何擔此重任?思思接受與楊凡比武挑戰,如果誰贏,誰就當盟主。兩人對招之際,柳風骨把一枚暗器射出,楊凡為了避暗器,中了思思一劍。楊凡輸了,眾人恭賀思思。楊凡與方捕頭在討論,他是被人用暗器偷襲,所以輸給思思,可見武林同盟中是臥虎藏龍,秦歌說還窩藏兇手呢!楊凡在武林大會地上發現有一種造型獨特的飛鏢,這個和殺岳環山的飛鏢是一樣的。殺岳環山的兇手也是當年殺楊父和秦父的人,楊凡覺得殺父仇人原來就是武林同盟的人。田母伯思思小孩玩大獅,一個人舞不過來,故要楊凡去幫她,免得她受柳風骨的擺布。但楊凡認為自己無名無分,連進會場也不行,所以要田母出馬壓陣。思思認為分盟組織的干部大部分是六七十歲的武林前輩,忽略了中生代的代表,這樣缺乏新血加盟而逐漸趨于老化,對武林同盟的壯大發展很不利,所以思思擬了一個武林同盟“換血計劃”,希望更多年輕人加盟。柳風骨認為她離經叛道。柳風骨質問思思是否要楊凡替代他,成為副盟主,并提醒思思,不要忘記楊凡是殺盟主的兇手……

    第25集

      田母斥責柳風骨沒有確實證據,不要血口噴人。柳風骨要聯合武林中人把思思這個盟主轟下來。秦歌告訴田母柳風骨偷了太后賜給田家的金鎖,而九王爺又派人去柳風骨處偷金鎖,莫非這金鎖價值連城,還是其中隱藏了什么秘密呢?司馬超等煽動各門派人員,支持柳風骨為盟主,更希望用金鋇鎖作籌碼,迫使九王爺全力支持柳成為武林盟主。秦歌摸進九王爺書房偷聽到九王爺與柳風骨的對話,知道柳風骨是當年殺害楊益清和秦夢龍的人,柳風骨就是秦歌的殺父仇人。九王爺問柳風骨,岳環山偷了皇上的玉佩沒有交出來,顯然是另有所圖。柳風骨說他已用飛鏢把岳環山送上了西天!秦歌這才明自殺死岳環山的人也是柳風骨。九王爺強迫椰風骨取出金鎖,柳則迫九王爺寫下新武林盟主的委任狀,否則身上綁滿炸藥的司馬與九王爺同歸于盡。秦歌馬上跑回去告訴思思和楊凡,思思才知道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柳風骨操縱的,所以他們決定到昆侖山,與柳風骨決一死戰!

    第26集

      思思、秦歌和楊凡在往昆侖山途中見到柳風骨最心愛的一匹死馬,證明柳就在附近。思思在馬莊找到柳風骨,怒斥柳風骨為了達到目的,不借毒殺田父,嫁禍繪楊凡,又偷了田家之寶——金鎖。柳風骨辯解,說他恨死秦夢龍,而且他忍辱負重十幾年,為的是替西羌復國,因為秦夢龍橫刀奪愛,搶了他的金東方,在黃山伏擊皇帝的時候,正好碰到兩位護國將軍,就把他們殺了。秦歌問柳風骨,金鎖內有什么秘密?柳說金鎖內有財寶,有了財富才可以打江山,這個秘密要去問九王爺才最明白,說完后,柳風骨跳崖而死!楊凡不解為何酒仙見到夏蝶,都叫她“杏兒”,思思說夏蝶才那么年輕,怎可能與酒仙交朋友?假如能弄明白,一切秘密都會迎刃而解。思思一想,不如讓夏蝶回到九王爺身邊臥底,然后在把秘密套出來。楊凡將計就計,要夏蝶與酒仙合演一出戲,先將夏蝶囚禁起來,作酒仙的俘虜,關在酒仙的房間,當小猴摸進來的時候,夏蝶向他呼救,讓他救她回九王府,這樣也不會引起九王爺的懷疑。夏蝶把兩個玉佩獻給九王爺,九王爺欣喜不已,表示要好好賞賜夏蝶,夏蝶說自己忍辱負重,只是為了取得楊凡和秦歌的信任才和他倆廝混在一起,現在任務完成,如果再要打聽田府的事情,她建議一個蠻適合的人選——葛樹。九王爺答應考慮。

    第27集

      田心告訴思思,葛樹進了九王爺府要投靠九王爺。思思想請心燈大師出來替她與武林人士講情,要楊凡做副盟主,楊凡說他此生一定要照顧好思思,另外要把武林同盟發揚光大。心燈見到了皇帝,向他揭發了一些九王爺勾結黑道、殘害百姓、打擊江湖忠義之士的罪行。九王爺察覺到心燈已對他產生懷疑,他要加速尋寶大計。九王爺令夏蝶去捉了酒仙并關在九王爺府內。小猴見到葛樹背叛王爺,要把他抓回去拷問,田心與葛樹聯手對抗小猴,但被打得節節敗退,危急之際,萬捕頭救了葛樹。岳環山把杏兒送到九王爺面前,九王爺見到杏兒震驚不已。九王爺迫問杏兒認不認得他,不料杏兒打了他一個耳光,九王爺發火,掐著她的脖子,杏兒昏倒。

    第28集

      大夫到來,診斷杏兒受到驚嚇。所以不會講話了。夏蝶告知杏兒,她就是杏兒的女兒,杏兒激動。仔細一看,夏蝶果然長得和她年輕時一摸一樣,夏說要帶她去見一個人,因為他是第一個說夏蝶長得像杏兒的。夏蝶帶杏兒去見酒仙。來到牢房內,酒仙見到杏兒,不能自持,臉色大變,突然昏倒。酒仙醒后,激動萬分,好像很多事都突然想起來了,問杏兒,你不認識朕了,朕是見深呀!杏兒不敢相信,淚眼模糊。夏蝶大驚,酒仙為何自稱朕,朕可就是皇上。杏兒仔細想了想,酒仙除了疤痕外,的確和皇上長得很像,酒仙(真皇帝)用力揉頭,不明白為什么杏兒變成了道姑,那個年輕女孩真是杏兒的女兒?弟弟為何把他關起來?難道發生了什么事?

    第29集

      九王爺知道瘋乞丐自稱是皇上,他去迫問杏兒,要杏兒說出金鎖的秘密。因為十五年前,他哥哥跌落懸崖之后九王爺就取代了皇帝。現在只要杏兒說出金鎖的秘密,他就稟明太后,正式宣杏兒為皇后!楊凡問心燈大師金鎖到底有什么秘密。心燈曾問過太后,太后表示金鎖由歷代天子保管,隱藏皇室一件重要的秘密,除了天子本人,無人知曉。誰能拿出真的金鎖,誰就是真皇帝。九王爺挾待杏兒,要酒仙交出鎮國寶藏的金鎖,酒仙怒斥岳環山和九王爺,岳環山打酒仙,酒仙不支,杏兒求饒,表示愿意把金鎖給他們,只要他們放過酒仙。九王爺發狂,要殺夏蝶,杏兒情急,突然開口說話,說夏蝶是九王爺的女兒,因為九王爺強暴了她,眾人駭然。

    第30集(大結局)

      心燈要對酒仙驗明正身,要思思、楊凡、秦歌等作證方知道他是否是真的憲宗皇帝。真皇帝肘內有三顆排成一線的朱砂痣,夏蝶身上的左臂果然也有三顆痣。田心與田母聽說岳環山死而復生,又練了天蠶功。瘋乞丐居然是當今天子,夏蝶姑娘居然變成了公主,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。葛樹問田心到底嫁不嫁給他,田心扭捏作態,田母則要田心和思思一齊完婚,葛樹大喜。此時,田家上上下下忙著籌備婚禮,三位新娘子,思思、田心,夏蝶更是與田母、杏兒依依不舍。此時,太監李青到田府宣圣旨:封楊凡為鎮遠侯,秦歌為綏靖侯,夏蝶為長樂公主,至于葛樹,皇上賜他“大人物食坊”御匾一個,他即月成為“神廚”!眾人同賀“大人物食坊”開張!

    演職員表/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編輯

    演員表

    職員表

    ?出品人:徐賽;劉沙白

    ?制作人:李柏濤;顧長寧;趙鵬(執行制片人);曹志德(執行制片人)

    ?原著:古龍

    ?導演:靳德茂;張寧;吳紹雄

    ?編劇:王家珠

    ?攝影:張寧;陳俊超

    ?美術設計:江正良;林其雄

    ?錄音:劉欣;陳立

    ?監制:馬成江;羅欣;胡志丹

    演職員表資料來源  

    角色介紹/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編輯

    音樂原聲/絕命鴛鴦[2000年吳京主演武俠電視劇] 編輯

    主題曲

    歌曲名:《很自然》

    作詞:謝銘佑

    作曲:謝銘佑

    演唱:黃品源

    片尾曲

    歌曲名:《想愛也難》

    作詞:馮可

    作曲:潘慧強

    演唱:滿文軍

    添加視頻 | 添加圖冊相關影像

   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

    互動百科的詞條(含所附圖片)系由網友上傳,如果涉嫌侵權,請與客服聯系,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、抓取本站內容;合理使用者,請注明來源于www.js-plumbing.com。

   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,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,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。

   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
    此詞條還可添加  信息模塊

    WIKI熱度

    1. 編輯次數:4次 歷史版本
    2. 參與編輯人數:4
    3. 最近更新時間:2019-05-24 11:14:02